谢恩品


谢恩品艺术简介:

       谢恩品,湖北编钟故里人。中国世界民族文化促进会理事,北京中韩书画家联谊会理事,中国名家书画院艺术顾问,人民日报神州书画院特邀书法家,北京职工文化协会理事,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

       他的书法飘逸无尘,畅快淋漓,意境隽永,将传统书法艺术演绎得出神入化,而他谦逊低调而不苟卑亢的品德更是令人称颂。

                                                书法是一种修行       

­­                                            ——办公室主任谢恩品访谈

                                                《新法苑》编辑部

       《新法苑》(以下简称“新”):谢主任,你好。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作出了文化兴国战略,法院文化建设必将在新的历史起点上创造新的辉煌。请你从书法艺术的视角,畅谈一下书法艺术涵养人生的感悟和思考。首先请问你对书法最深的感悟是什么?

       谢恩品(以下简称“谢”):书法是一种修行。形象地说书法艺术像中医,中医讲究标本兼治,书法注重内外兼修。

       新:如何认识书法与汉字的关联?

       谢:书法是中华民族独有的艺术,说独有是源于我们的文字,如没有汉字,就没有中国书法艺术。书法界不乏研究笔法、章法、墨法之人,但一些书家不去了解古人造字之渊源,不晓“说文解字”之奥妙,这是书家的遗憾。书法是在适用汉字中产生美的,汉字的象形之美蕴涵着中国传统美学的精华,横平竖直追求的是工整平衡,透过书法线条的立体感、节奏感、韵律感、墨色感,表现出汉字点画的方圆、疏密、虚实、大小、长短、肥瘦、浓淡、枯润、参差、错落、平正、险绝、开合、俯仰、揖让等形质美。因此,书家只有对汉字的认识、间架结构的把握源于理性的思考,才能够创作出秀外而慧中的书法作品。

       新:人生历练对书法创作来说是不是很重要?

       谢:人生成长的各个阶段会面临诸多的困惑,这些困惑有些是因为书法艺术本身带来的,有的源于书法之外的工作、学习和生活,能够经受历练,以释然的心态面对这些困惑的书家是幸福的,反之会有很多苦恼,甚或因书法所累、所伤。书家要善于突破自己的心理边界,把握创作的主体意识,书法创作要在不同状态下进行着、变化着、适应着,不能受展览、比赛的诱导,要走出那种小情境、小情资的状态。对于任何艺术门类的作品要多几份欣赏,少几份盲从。就书法作品本身而言,没有尽善尽美的,只有带给人们无穷无尽感染力的作品才是好作品。就拿王羲之的《兰亭叙》、颜真卿的《祭侄稿》来说,我们听到、看到的都是千篇一律的溢美之词、附和之解,谁能真解两幅墨迹背后的故事?就其创作本身而言,两位大家创作的原动力是切合了那个时代的语境、心境、意境,都不是为书法而书法,而是因抒发而书法,乃天籁之音,神来之笔。与其说他们留下的是“墨宝”,倒不如说透视书家的墨迹带给我们的感悟和启迪,才是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

       新:书法作品是书家气质的体现吗?

       谢:性格是自然的知识产权,不需要注册,别人抱不走,一个人的艺术个性是自己思考、锻造的结果。我不认为书家有什么特质,人生历练才是培养书家气质的关键所在。有的书家用功很刻苦,对诸家法帖研究很透彻,有的甚至对某家碑帖的蛛丝马迹都不放过,达到痴迷的程度。其实,这些都不是书法的本源,纯粹的临摹、技法娴熟,只能是像模像样。贾平凹是个作家但在书法方面也很有造诣,他有一番独到的见解:“人生历程、知结构不一样对字的理解就不一样。颜真卿的字为啥写那样宽博,雍容大度,人家是官宦世家,气势在那里。如果你生活在社会底层,整天为生计劳心......你怎么会有那个气势,把字写成那样?所以要学名家,永远学不好”。他说的很有道理。

       新:你对“书法名人”和“名人书法”如何评价?

       谢:“书法名人”也好,“名人书法”也好,既是“名人”又是“名家”也罢,关键是要有一个淡定的心态,这也是书家应有的境界。

       新:你的作品多次获奖,还被馆藏和各界人士收藏,可你总是对自己的作品持抱憾的态度。

       谢:书法艺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获奖或被收藏,或遇到欣赏你作品的朋友高兴送上一幅,是很惬意的事情,要有平常心,如果以此炫耀自我那就本末倒置了。作品获奖,不能认真,尤其是书家心里要有定律,耐得住寂寞是最需要的。遇到展览邀请,都尽力为之,让更多书法爱好者以此接识和了解自己的作品,相信人们常说的金奖银奖不如老百姓夸奖,金杯银杯不如广大书法爱好者的口碑。

       新:如何让书法与人产生共鸣?

       谢:试笔成高韵,翰墨传风雅。当一幅书法作品映入眼帘,首先从作品谋篇布局、整体格调、章法墨色、形式内容的总体去审视,就像对一个人的仪表、风度和姿态的总印象,进而有了直观的感觉,接着是对字做细微的观察。书法作品如同人的举止动作,或婀娜多姿、或神采飘逸、或气宇轩昂,尽显出生命活力,无论是坐卧行立,各尽仪态。项穆在《书法雅言》中说道:若不均与欹,如耳目口鼻,开阔长促,邪立偏坐,不端正矣。从字体长短肥瘦,媚美正欹也使人联想到人的外表仪态性情,高者如秀逸之士,短者如情悍之徒,瘦者如山泽之癯,肥者如春游之子,劲者如武夫,媚者如美女,斜者如醉仙,端者如贤士。

       新:你对书家的社会责任感如何认识?

       谢:书法艺术服务于岗位、服务于社会是书家的责任。利用自己的书法专长为社会做点事儿,对书家来说是很幸福的事情,在部队时,曾号召一个连队,到动员一个团的官兵开展“读好书、写好字、唱好歌”活动,让年轻战士入伍即入学、退伍即成才,这一经验还在全军得到推广。这当中我是组织者更是受益者。目前,从这个部队走向全国各地的近千百名书法爱好者活跃在各个工作岗位上,书法成了连接战友情谊的纽带,也成为我人生的一笔宝贵财富。

       新:很高兴谢主任百忙之中接受采访,谢谢!





会址:北京市丰台区角门北路一号中国富莱德大厦七楼 邮编:100068 电话:010-66711741 邮箱:bjzhshj2011@126.com
Powered by www.zhshj.cn© 2004-2011 北京中韩书画家联谊会 www.zhshj.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