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铎

李铎艺术简介:


       李铎:1930年4月生,男,号青槐,字仕龙,湖南省醴陵市人,研究馆员,毕业于信阳步兵学院。文职将军,享受国家特殊津贴。全国著名书法家。现任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文联委员、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中国国际友好联络会理事、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研究员、北京中韩书画家联谊会名誉会长、中国书画函授大学特约教授、中国国际书画艺术研究会顾问、齐白石书画艺术研究院副院长、北京工业大学书画学会顾问等。自幼习书,曾遍临颜、柳、欧、赵、二王等字帖。后学苏、黄、米、蔡、王铎、傅山,旁及郑板桥、何子贞,上溯秦篆魏碑和汉隶,广集博采、兼收并蓄,脱旧出新,独树一帜。近十几年来,他的墨宝多次应邀到日本、东南亚国家参展,并流传到联合国、欧、美等二十多个国家和地区,影响甚大。在国内,其作品常见诸报刊和展出外,还为许多重要博物馆收藏,为许多著名风景名胜制匾刻石,供游人欣赏。李铎以魏隶入行,独创出古拙沉雄,苍劲挺拔,雍容大度而又舒展流畅的书法风格。其作品于平淡朴素中见俊美,于端庄凝重中显功力,气度不凡,雅俗共赏。1995年7月,李铎第二次完成《孙子兵法》的书写任务,总长220余米,高70厘米,按原大一一刻制成碑。此碑拓已于1995年7月4日,在军事博物馆正式向观众展出,气热雄浑,效果极佳。尤令国内外为之瞩目的是,7月2日晚江泽民主席、乔石委员长,在于永波、高占祥同志陪同下,饶有兴趣地观看了展览,对李铎的壮举予以很高评价和鼓励。首都各新闻单位都作了专题报导。其事迹广泛刊载于国内外数十家大型辞书典籍。近年来,李铎不仅在书艺上刻意求新,而且在书法理论、书法教育等方面做了许多有益的工作。曾多次率书法代表团赴日本参加书展和书艺交流,探讨书法理论和讲学。著有《书法入门》,出版有《李铎书前后出师表》、《李铎书新校〈孙子兵法〉字帖》、《李铎书〈孙子兵法〉碑拓全集》、《笔伴戎马行》、《李铎和他的艺术》、《李铎行书千字文》、《李铎诗词书法集》、《李铎书画集》、《李铎论书断语》等字帖和专集。

墨 海 诗 浪 激 千 里——管窥书法大家李铎先生的诗词艺术

                              汪碧刚

       “红歌高唱党旗妍,日丽中天分外鲜。九秩艰辛宏国力,诗人兴会更无前。”这是82岁高龄的书法大家李铎先生的新诗《唱红歌》,音韵铿锵,壮志豪情。全诗意境开阔,气魄恢宏,洋溢着作者强烈的爱党爱国情怀,具有很强的艺术概括力。

       1953年,李铎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一直跟党走过了58年。这一走,从毛头小伙走成了耄耋老人;这一走,风雨再大也未曾回头。李铎5岁读私塾,15岁当学徒,17岁重返中学继续求学,19岁考入军政大学参军入伍,并参加了剿匪、护路、解放南澳岛,23岁选调到信阳步兵学校学习,毕业后留校当教官,29岁调到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工作至今。

       我仰慕李老已久,有幸有缘和先生相交多年,随先生学艺,他平易近人,谦虚谨慎,知识渊博,注重传统,一身正气。近两年,我和几位同事帮助李老整理资料,发现他从上个世纪70年代以来的近千首诗词手稿,于是多次建议他举办个人诗词书法展(早在2002年湖南人民出版社就出版了《李铎诗词书法集》)。当然,我们这一倡议得到中国书协与众多同道的支持。

       李铎涉足诗词,与其青少年时期的刻苦研读是分不开的。还是在上中学的时候,他就对中国的古典诗词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对唐诗宋词更是喜爱有加,百读不厌。他既喜欢李白的豪迈奔放,又喜欢李清照的婉约清丽;既喜欢岑参的苍凉悲壮,也喜欢苏东坡的潇洒飘逸,对杜甫、王昌龄、王维等诗词也很感兴趣。诵读的同时,也对诗词的格律进行了探索,并且开始了尝试,先写律诗,再写古体诗,通过长期的领悟和理解,他内蕴感情,外修文采。从军六十载,更使他形成了独特的阳刚英武、博大恢宏、放眼世界的诗词风格。

       每逢重大事件或节日,李老都以诗歌的形式记录下当时的情景和情感。我们可以从他的《八十抒怀》中领略他的博大精深:“香樟渌水大王山,白鹭纷栖雪满巅。少小扶竿舢竹渡,嬉玩犹在数天前。凭窗几度怀乡远,老病仍依桌案边。索隐探幽三味久,神游太古八荒天。”从诗文上看,他的审美思想中既有大江东去的豪壮,也有浅唱低吟的婉约,他在此方面的深厚造诣曾受到启功等前辈硕学的称赞。

       1985年黄鹤楼重建落成后,李铎应邀登临览胜,巍峨壮观的黄鹤楼触发了诗人的灵感,面对滔滔江水,遥想千年古楼的沧桑变迁,诗人浮想联翩,百感交集,当即口占一诗:“客子停舟欲上楼,登临回望楚江秋。乡书日夜浮黄鹤,闲却霜天万里鸥。”李铎曾登门请启功先生正诗,启老对这首《登黄鹤楼》颇感兴趣,他从头念了一遍后,把目光停留在最后一句,一边打着节拍,一边轻轻摇着头,慢慢吟道:“闲却霜天万里鸥。”吟罢,转身对李铎说:“我可不是奉承你呀,你这诗写得真好,格律没问题,内涵也很好,确实不错。就这样多写。”后来,这首诗连同李铎的书法一起被镌刻在新落成的黄鹤楼诗廊。

       李铎作诗,格律谨严,用字讲究,平仄粘对和谐,继承了传统诗歌的形式美,以表心境。品尝其味其韵,如天籁自鸣,清泉流响,潇洒明快,自然清新。每每于铿锵顿挫中抒发胸中浩气,折射心灵之光。其一咏一叹,充满着对祖国壮丽山河的爱恋与赞颂,洋溢着对社会对人生的讴歌与体察,流露出浓厚的时代气息。

       在2001年建党80周年之际,李老赋诗一首:“日照乾坤赤,霞飞宇宙平。党风光霁月,惠语入心清。春到梅先发,冬残柳待盈。春风催百卉,万里奋鲲鹏。”其诗立意深远,反映新时代,表达人民的心声,是思想性、艺术性俱佳的佳作。他用诗的琼浆来浇胸中块垒,用诗的甘露涵养腕底笔墨,从而赋予线条以生命的活力,在挥洒自如、阳舒阴惨中,抒写着理想、追求与向往。其诗词书法,相得益彰!

       诗言志,书传情。诗的抑扬顿挫与书法的纵横捭阖,诗的一咏三叹与书法的一波三折,诗的音韵节奏与书法的轻重徐急,在内含美质上是契合一致的。他的书风与他的诗意达到了相应相合,如果说他的诗词是诗苑佳卉、空谷幽兰,那么他的书法则像书林巨树、墨海游龙。他时而向墨海潮头遨游,时而于诗国幽境倘佯,进入达其情性、形其哀乐的艺术境界。诗的意境,也是书画创作的至高境界,能达此者,便是“风流高格调”。从这个角度看,李铎作为诗人书法家是当之无愧的。

       李老在其《论书断语》中写道:“书之佳作,常为书文谙合,词翰兼优。只重书写技法,不顾文词内容,难成佳构。写什么,怎样写,每能折射书者学养与道德品位,古来如此,今亦宜之。”又云:“诗书画,血脉相连,如同胞姐妹。三者兼学并举,相得益彰。古之大家,大抵如此。故习书之外,旁涉诗词画艺,不无裨益。”诗词与书画的辩证关系,由此亦可见一斑。

      “我心向党,感恩祖国。”李老说,多么美妙的诗都来源于生活,来源于社会,只有人心向党、胸怀祖国,才能不愧为诗人。李老如此说的,也是这么做的,他经常为社会捐款、捐物、救灾、济困,无私奉献。仅以支持家乡建设为例,李老已先后为此捐献近300万元。

       李铎用自己的70年创作实践书写了一代艺术大家的历史。他继承创新,弘扬民族审美思想,建立了自己的书法理论体系,创造了李铎书体,写下了诗词佳句,以翰墨回报社会,成为一名被当代社会各界共识共知的真正大家。





会址:北京市丰台区角门北路一号中国富莱德大厦七楼 邮编:100068 电话:010-66711741 邮箱:bjzhshj2011@126.com
Powered by www.zhshj.cn© 2004-2011 北京中韩书画家联谊会 www.zhshj.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