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京津 何为“鸳鸯阵”
2015-10-09 | 发布者: 中韩网

       明朝嘉靖年间,日本海盗经常袭扰我国东南沿海一带,他们烧杀掠抢无恶不作。在海陆两地,他们披戴盔甲、手持高约三米长的弓箭,射程极远杀伤力大。人手一把的长刀,用合金钢煅造锋利无比,可把五个人躺着上下叠放在一起,一刀劈成两段。因敌身材矮小又凶残无比,被中国人蔑称为“倭寇”。

       明军曾多次与敌交战,但因其纪律松弛,素质不良,屡次剿倭都战绩不佳。

       我国著名军事家戚继光嘉靖三十四年(1555年)调任浙江任都司佥事,旋进参将,分守宁波、绍兴、台州三府。鉴于敌强我弱的局面,嘉靖三十九年(1560年)他首先做的就是创立一支新型的武装,此后因海战多捷,被世人称为“戚家军”,并采用了一种新战法“鸳鸯阵”。“鸳鸯阵”顾名思义,就是像鸳鸯一样互相依存,形影不离。

       首先,戚继光非常重视选兵,在他的《纪效新书》中,排在最前面的第一卷,写的就是选兵之道。他认为:“天下一家,边腹之变,将有章程,兵有额数,饷有限给,其法惟在精。”必须要选出可用之精兵。而标准呢,则是“第一切忌不可用城市游滑之人,但看面色光白,形动伶便者是也。奸巧之人,神色不定,见官府藐视无忌者是也。第一可用,只是乡野老实之人。所谓乡野老实之人者,黑大粗壮,能耐辛苦,手面皮肉结实,有土作之色,此为第一。”

       据此,他在浙江义乌招募农民三千余名,编组训练为戚家军,成为抗倭主力。

       兵选好之后,还要根据兵员的特点分配武器,戚继光的原则是:“选兵既得其道矣,其法不过相貌精健,而四十上下皆健也,二十以上皆健也。所用兵器,必长短相杂,刺卫兼合。而我之选士,若无分辨,一概给之。则如藤牌宜于少壮便健,狼筅长牌,宜于健大雄伟,长枪短兵宜于精敏有杀气之人,皆当因其材力而授习不同。苟一概给之,则年近四旬,筋力已成,岂能以圆径二尺之牌而跪伏委曲,蛇行龟息,以蔽堂七尺之躯,伸宿进退出没,以纵横于锋镝耶?若狼筅长牌等,授之以少年健儿,则筋力未成,岂能负大执重,若老成之立于前行,以为三军领袖翼蔽也哉。”

       就是说,要根据兵员的年龄,健壮程度等,授以合适的兵器,这样才能发挥其作用。

       “鸳鸯阵”战法就是由12人组成,队长为指挥,手持小旗呼喊口令。前边是盾牌手和藤牌手(盾牌是长形上画饕餮图案的金属装甲制作,特点是防护牢固防守面大,藤牌是用圆形的用藤条编制而成,像筐底状,特点是轻便灵活)。其后是两个狼筅手(狼筅即用大毛竹砍斫成像竹扫帚一样的形状,前端装矛头,很像温岭人所用的‘撑廊’。这种武器用来对付倭寇的长刀很有效,可以使倭寇不得近身,使倭刀失去用武之地)。再其后是四个长枪手(长枪即长矛)。再后是两个镗钯手也称短兵手(镗钯即像三股叉状的兵器,只是中间一叉似长矛,后边是一带刺的半圆形叉,只是该兵器手柄较短利于近身防护),最后是火兵(即手持燃烧的弓箭或火统)。

       作战时队长在前,其余11人排成二列纵队,盾牌手在队前,持牌低头前进,左牌有左筅防护,右牌有右筅防护,左边的长枪手随左筅前进杀敌,右边的长枪手随右筅杀敌。长枪手后来的短兵手持镗钯保护长枪手,防止刺杀时敌人靠近身边。

       最前边的盾牌手除盾牌外,还有标枪和腰刀,其左手持牌,腰刀挽在手上横在盾里,接敌时,右手持标枪掷向敌人,不管能否击中,敌人必用刀枪拨标,此时盾牌手迅速将腰刀转入右手,奋力向敌人砍杀。狼筅手左右晃进毛竹,使敌人眼花缭乱无从下手,长枪手和镗钯手一齐跟进,火兵从后向敌阵发射火箭或散弹,合力将敌歼灭。

       由此可见,这一阵法全体士卒是一个整体,盾牌、狼筅主要是防御,长枪、短刀、火器主要是进攻,全队依靠牌、筅的防御而前进,长枪、短刀依靠牌筅的保护而杀敌,狼筅保护盾牌,长枪保护牌筅,短兵救援长枪,火兵远距杀敌。做到:攻,使敌人无法防御,防:使敌人无隙可乘,确实是杀敌制胜的有效阵法。

       “鸳鸯阵”不但使矛与盾,长与短紧密结合,充分发挥了各种兵器的效能,而且阵形变化灵活,根据情况和作战需要,可以变纵队为横队,变一阵为左右两小阵(两才阵)或左右中(三才阵),这种变化了的阵法又称“变鸳鸯阵”。

       此阵运用灵活机动,正好抑制了倭寇优势的发挥,嘉靖四十年(1561年)倭寇大举侵犯台州,戚家军采用鸳鸯阵法大破倭寇于浙江台州,经新河、花街、上峰岭、藤岭、长沙等地,九战九捷,军心民心大振,杀的倭寇丢盔弃甲,望风而逃。

       如今,在浙闽两地还留下了许多与戚继光抗倭有关的文艺演唱和美好传说,如浙江瑞安还保留有藤牌舞(也叫盾牌舞),藤牌操,相传源自于戚继光当年所创的“鸳鸯阵”,经过晏继芳等戚继光部将的改造而成。内容多为两军对垒,互相攻守等。舞者右手持短刀,左手持盾牌对舞,或同持叉、棍者对打。队形为一字长蛇阵,八字阵,三才阵等。以打击乐伴奏为主(即怀鼓、京鼓、大锣、小锣、大钹、小钹),并配以唢呐吹奏,曲调激烈明快,表现了强烈的战斗气氛。

       台州乱弹剧团还上演过以戚继光抗倭为题材的剧目《双斧记》,椒江有“戚继光纪念馆”,桃诸有“戚继光抗倭陈列馆”,临海东湖有“戚继光表功碑”。

       戚继光还在温岭留下了“戚继光斩子”,“戚夫人新河抗倭”,“戚继光祠”,“戚继光庙”,“戚继光路”,“戚继光上马石”,“戚继光奏捷碑”。等许多遗址。

       今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七十周年纪念日,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七十周年纪念日,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长达十四年之久的抗日战争纪念日,也是中国至明代十四世纪至十六世纪长达二百年以来的抗倭纪念日。是光明战胜黑暗,正义战胜邪恶,进步战胜反动的纪念日。是为了铭记历史,缅怀英烈,珍视和平,着眼未来,我决定要画一张反映抗战的作品。

       近年来,看到反映抗战题材的作品大都是甲午战争以来的内容,过去我也画过很多类似题材,现在我想独辟蹊径,画别人未曾画过的内容,画中国四百六十年多年前的抗日战争。

       我实地走访了许多地方,收集了很多史料图片,如明军的服装盔甲是一致的,而倭寇的盔甲装束各有不同,他们有的着海盗服,有的着武士服,有的着和服,有的还浑身刺满了图案。用的倭刀是家传的武士刀,形形色色长短不一,但有一共同点就是刀把很长,都是双手握刀。海盗船也是奇特的造型,台州古城门、战车、各种兵器,也都是根据图片参考,尽量画的真实可信。

       在构图上,我为了尽可能的表现出战火连天,杀声遍地的气氛,采用了半俯视的传统壁画造型,着重描绘了四组鸳鸯阵法及海上抗倭的场景。

       在造型上我采用半写实的工笔手法,城墙和城楼的透视采用一点透视法,尽量画得准确,并有意夸大了人与景物的比例,渲染以高低染结合的方法,既保留了线条,又适当的加入一些明暗关系,使景物尽量清晰、厚重。

       在色彩上为增加历史沧桑感,我采用了仿旧的单一黄褐色调,力求有一种明代壁画的陈旧感觉。

       此画用以纪念四百多年前被倭寇野蛮杀戮的我国苦难同胞,纪念那些敢于同敌寇浴血奋战、英勇牺牲的民族英雄。

(附鸳鸯阵全图和局部图一组)

 


会址:北京市丰台区角门北路一号中国富莱德大厦七楼 邮编:100068 电话:010-66711741 邮箱:bjzhshj2011@126.com
Powered by www.zhshj.cn© 2004-2011 北京中韩书画家联谊会 www.zhshj.cn